谁给的安全感?

今天读《拆掉思维里的墙》。原本望文生义,以为这是本讲创新的书,而且一定会大刀阔斧地破除我脑海里的旧思维。但其实读了一部分后感觉,这其实是一本相当温和的书。它不是粗声粗气地上来就指着我的鼻子对我说“你错了”,而是顺着我的思路,慢悠悠地说下去,帮着找着问题的本质,然后自己自然而然就把事情想明白了。

比如作者讲如何克服恐惧时分析人为什么会缺乏安全感。他提到一个朋友换了诸多个男朋友,仍然不满意,究其原因说是这些男朋友都无法带给自己安全感。是啊,大部分女生最喜欢的可不就是能带给自己安全感的男生吗?这样才心里踏实,充满温暖。然而,安全感真的是别人给的吗?作者举了一个洗脚妹的故事,她成绩优异却辍学,在外打工受气不算,家里人还误会她在外面做见不得人的事,她绝望之下想要自杀,后来却想到自己四年级时上台演讲,是得邻居姥姥的帮助才有了一双鞋而不必赤脚上台,因此她要将这份恩情传递下去。作者说这个女孩“因为家庭需要她而觉得安全,又因为家庭排斥她而失去这份安全。在她准备死亡的那一瞬间,她幸运地找到了更大的给予的目标: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村里出两个大学生,把这份恩情延续下去。在这一瞬间,她重新找到了内心的安全与平静”。因此,“安全感是给出来的,不是拿回来的”。

蓦然想起很多中年离异的夫妻中,妻子那一方都会说:“这些年我又当保姆、又当厨师、又当管家,付出这么多辛苦,你现在不用我了,就把我甩了找了年轻漂亮的回来!”自古以来抛弃糟糠之妻、忘记结发恩情的人都是会被人非议的,因为实在有些忘恩负义。不过作为妻子本身是不是也有不周到的地方呢?妻子不是保姆,不是厨师,不是管家,更不等于保姆+厨师+管家。因为如果真的这样,那有钱之后自可以雇保姆,雇厨师,雇管家,还要妻子做什么?妻子可以会做保姆的工作,可以会做厨师的工作,可以会做管家的工作,但妻子就是妻子。杨澜说,夫妻间保持和睦的唯一方法就是夫妻共同进步。当然,有些丈夫根本不屑于拉妻子一把,懒得与妻子交流。不过如果丈夫主动与妻子交流,妻子自己懂得要不断上进以在思想上跟上丈夫的步伐吗?因为让人无奈的一个现状就是男性在社会上扮演了更多角色,他们有更广阔的接触面,见多自然识广,而妻子终日面对家庭的琐事,难免在思想认识上与丈夫有了差距,之后就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。这时妻子往往会有强烈的不安全感,想要拴住丈夫。可是这份安全感不是丈夫可以给予的,而是要靠妻子自己争取的。这安全感,说白了便是被需要的感觉。试问,如果你的丈夫需要你,那他怎么会离开你呢?比如我们从电视上看到一些豪门婚姻不睦却不离婚,就是因为金钱的需要。而我们普通人,不离婚便是感情的需要吧。人与人之间,总要彼此需要,才能在一起,无论这需要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。

前段时间曾经与同学激烈辩论有关小三的问题。同学说小三是环境造成的,并不是小三本身的问题,若要论责任的话,出轨的人第一,配偶第二,小三第三。而我和另一个同学则坚持认为出轨的人第一,小三第二,配偶第三。其实现在想来,就像“橘在淮南则为橘,橘在淮北则为枳”一样,环境固然对人的影响甚大,有时甚至将人引入歧途。但是橘子就是橘子,顶多变成不好吃的枳,本质还是橘子,而环境的作用再大,也无法让它变为苹果、香蕉或者梨。人往往不肯正视所遭遇的困难其实是自己的原因,而喜欢将责任推到周围的环境中,这样自欺欺人大概心里会好受些吧。

其实无论环境如何,主动权哪次不是在自己手里呢?即或环境糟糕,也未必不会出现奇迹的时刻。把坏日子过好了,才是真有本事的人。所以,很多问题仰赖于自己首先想通了,然后才能有条不紊地去解决。一如这安全感,就是自己努力让自己能够被人需要、不负所托,然后才能真正从心里获得这种安全的感觉。

3 thoughts on “谁给的安全感?

  1. xuq
    2012-02-26 at 10:18

    囧了,又扯回来了,你的这个观点又涉及到性本善和性本恶的问题了,我是认为性本善的,而你两个都不信。认为是中性的。

    1. 暮春小友
      暮春小友
      2012-02-27 at 01:13

      因为一直以来我总觉得人对于自己的经历还是多少有一定影响力的。只是周末看《异类》一书,我的想法又有点颠覆了。里面用了不少统计学的方法来说明环境对人的决定性影响。是不是你们学统计学的都是这种思路啊?

  2. leesonlog
    2012-05-18 at 13:24

    如果你是树叶,你会怎么办?
    我会宁死不离!坚持到最后,就会成为欧亨利的《最后一篇藤叶》,说不定还会给某个轻生的生命生的希望呢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